Discuz! Board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回复: 0

小时候爸爸说,半夜如果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一些网友身上发生的灵异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村,一些脏东西虽然不是看得那么实在,但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隔三差五的发生的。特别是我在乡下读三年级的时候。

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一些害怕的东西。我在乡下生活到了初三毕业。高中去了县城读书。。我以为到了城里。就不会遇到那些情况。可还是有些事情发生了。事情太多。我就挑一件事说吧。

我刚上高一的时候,成绩还算好。那时候大家都很努力,一个宿舍住了八个女生。每天晚上都睡得比较晚。我也是那种心里不服输的人,反正就是不能比别人早睡。我有一个室友(我称呼她为小赵),她每天睡觉都会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鬼压床。这个读到高中的人都知道其实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现象。所以宿舍的人都已经习惯了。

有一天晚上,我因为看了灵异小说。(其实越是遇到过可怕的事情的人,越喜欢看恐怖片和灵异事件)我怕晚上睡不着。所以打算早点睡。但那时候,宿舍里的人,除了我和那个每天鬼压床的女生之外,都已经入睡。我打算睡的时候已经临近12点钟。小赵看我打算睡了,她问我,是不是要睡了,我回答她的确是。她说她害怕,但又想再看看书。能不能陪陪她。我答应了,并且告诉她。想睡的时候叫叫我。她就继续看书去了,而我就躲在被子里逛淘宝。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她看着看着不小心就睡着了。12点半她突然叫了一下我,说她又被鬼压床了。她害怕,我说那你过来和我睡吧。但我们的床实在小,一个人睡勉强够睡,两个人着实有点挤。她觉得太麻烦我,就拒绝了。我告诉她。我现在还不睡,如果等会儿又被鬼压床,就叫叫我。她答应我就再次转身睡着了。。

怕她等下又会鬼压床。害怕。我用被子捂着头,继续逛着我的淘宝,渐渐的又过去了二十分钟。突然有人叫我名字。我掀开被子,看了看小赵床那里,她仍旧背对着我,并没有醒了的痕迹。我心里想着可能是自己幻听了,就继续捂着头玩手机。又过了半个小时吧。大概一点半,突然我又听见了有人在叫我们名字,我害怕我又是幻听,仔细听了一遍,我那时知道,的确是有人在叫我。我忽然想起我爸从小对我说。半夜有人叫你,千万不能应。我掀开被子,叫了两三声小赵的名字。整个宿舍都十分安静。除了我一个人的声音以外。

我有点害怕了。赶紧回了被子里。突然变得很敏感。越来越精神。躲在被子里。过了几分钟我听见对面室友那边传来好像是床上桌子腿在收的声音,但对面室友早已经入睡。又过了一两分钟,我们宿舍厕所小走廊那边传来有人用手锤墙的撞击声。我心里变得十分的害怕,对声音也变得十分敏感。到了两点钟,又再次听见有人叫我们名字。声音非常的清晰。

我整个人都在颤抖,全身是汗。不断的再玩手机。每一分钟都无比煎熬。两点半的时候。我听见了厕所那边宿舍楼下传来有人说笑的声音。我们学校是半封闭式的,除了学生和老师。是没有人能进来的。学生也不能半夜出去。每个宿舍楼下大爷大妈在晚上11点就锁门然后查寝。半夜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人还在浪的。至此直到天亮再也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我也一晚没睡。 那天晚上,是我高中三年过得最艰难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起床。我就问了小赵。昨天,你是什么时候睡的。叫了我几次。她跟我说是叫了我一次,就是鬼压床那次,再次睡觉就一睡到天亮。。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五年,现在想来,也依旧后怕。

#2.荒野遇鬼

深更半夜,一个人千万不要去荒郊野外,说不定就被缠上了。十五六岁的时候夏天,去姑姑家玩,当时姑父没在家,不知道去哪了,姑姑也说不明白,只说去放鹅了。(因为姑姑精神不好,很多时候都语言表达不清。)我只好自己去屯子外面找,屯子三面都是玉米地,唯独东面有个很大的草场地,我就想去那看看有没有我姑父。我不光没看到人还出其的安静,能看到的大鹅、鸭子,它们都没叫唤。我也没有在意,顺着弯弯曲曲的小河一直走,好不容易看到河对面有四个老头,戴着草帽,手里拿着赶鸭鹅的棍子。他们从始至终都没发现我在向他们走去。

等我注意脚下心里算计距离差不多了,在抬头时瞬间懵逼了,哪里有啥老头,哪里聊的热火朝天的。在我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特么有四个坟,墓碑位置正好是刚刚他们站得地方!

#3.自杀

事情就发生在XW联播正式播出自F事件的那一晚(在我得知表妹患白血病的前几个月)。虽然已过去十七年,但回忆起当时的心境,依旧深刻。

那是国小五年级的寒假,刚过完除夕没几天的正月某天(具体哪天记不清了)。晚饭过后,妈妈在厨房刷碗,爸爸在书房和生意伙伴打电话,而我正和外婆在客厅看电视。我对新闻里的内容一向兴味索然,但突然听到“F”痴迷者自F的播报,我便不明所以地认真看了起来。电视里是几名自F者浑身黑烟滚滚,痛苦哀嚎、打滚的画面,当时说不清楚那种视觉冲击下的感受,只觉得有些害怕,又忍不住想看。新闻过后,又看了会儿连续剧,便和外婆一起回房间睡觉了。(外婆来我家过年,平时不住在一起;爸爸常年出差,平时家里只有我和妈妈)

说来很怪,平日里我躺下几分钟就睡着了,但那天晚上却毫无睡意,脑海里一直都是新闻里的自F画面。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觉得卧室的窗帘动了一下(北方的冬天有供暖,所以不会开空调,晚上也不会开窗),我有些紧张地盯着窗帘,身体不由自主地贴近外婆。就这样坚持了五六分钟,窗帘没有再动过,我便开始放松下来,觉得可能是自己眼花,于是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但就在闭眼的瞬间,我却莫名地感到恐惧,仿佛有一双眼睛正透过窗帘注视着我。我不敢再睁开眼睛,就这样战战兢兢地熬到天空泛白。

早上起来和妈妈说起失眠的事情(但没提恐怖的感觉),妈妈说我是因为昨晚的巧克力吃多了。可能是年纪小,所以觉得妈妈说的都是对的。只是从那一天开始,我的大脑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起那些自F的画面……

生活还在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准确地说是其他人的生活仍在正常地继续着,而我的生活却变得…诡异起来。(此时已是农历二月)虽然没再失眠、没再感到恐惧,但自从那天之后,我总是想到“自F”两个字,就连上课的时候也常常想自F是什么感觉,豆油是否可以代替汽油用来自F等问题。直到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便开始翻找厨房的豆油。找到后,我把豆油倒在了小碗里,然后开始找爸爸的打火机。

“菁菁,你在干什么?”妈妈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我吓得立马转过身来。

妈妈看着我手里端着的豆油,一脸疑惑地问我要做什么。

“妈妈,你说自F是什么感觉?”我认真地问妈妈,但妈妈明显地愣住了。

“妈妈,自F会很疼吗?你说如果我自F会不会……”

“自F非常痛苦,会烧得面目全非,甚至会死,你不要再想这些奇怪的问题了,快去写作业练琴吧。”妈妈打断了我,并从我手机接过了盛着豆油的小碗。

我机械式地点点头,木讷地向卧室走去,进入卧室前,我回头看到妈妈仍站在原地,眼神担忧地看着我。

第二天提早放学,我又鬼使神差地走进厨房,想再倒一碗豆油。可是很奇怪,我翻遍了每一个角落,却没有找到油瓶。一瞬间,我的心情变得很狂躁,只想发泄。突然,自己好像不受控一样,站在客厅撕心裂肺地尖叫,直到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又撕了乐理书和琴谱,并把蓝色钢笔水倒在了新买的裙子上。完成一系列“不可理喻”的行为后,我开始蹲在地上大哭。(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总感觉被一个念头驱使着)

终于平静了一些,我把裙子泡在了洗衣盆里,然后用透明胶带一点点粘被我撕碎的书。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回来了,看到了蹲在地上边哭边粘书的我。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但又觉得自己很委屈,便站起来扑向妈妈大哭起来。

晚饭后,我终于能哑着嗓子说出话了,便把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妈妈听后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担忧,她说我最近可能为了考级压力太大了,让我好好休息,考级的事情以后再说。说完,妈妈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并把门虚掩了起来。我好奇的跟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妈妈好像在打电话,但声音很小,具体说什么却听不清楚。

后面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或者说是断断续续的零星记忆(不清楚原因,因为我记忆力一向不错),大部分都是妈妈讲给我听的。

妈妈说,前一天发现我的异常,她便把豆油藏起来了。而那天晚上她睡到半夜准备起来去卫生间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就站在她卧室的梳妆台右侧,手里拿着原本放在抽屉里的剪刀,眼睛直直地盯着刀尖儿。妈妈说她从未见过我那个样子,她试着和我讲话,发现我还能回应她,便边和我说话,边把剪刀从我手里抽走。但妈妈不放心我再一个人回卧室,便让我和她一起睡在主卧了。

第二天晚上,妈妈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一个据说能使我恢复正常的方法。她说她等我睡着之后,用一张盖过邮戳的邮票,在我的床下点燃,并叫我的名字,然后说三遍“回来了”。但是当她抬头的时候,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并且眼神复杂地盯着她……

【后记】

妈妈“作法”后,我仿佛恢复了正常,不过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实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已经不再有自F的想法,但偶尔还是会思考自杀的问题,并且看到利器会有自残的想法,在高处的边缘会想纵身一跃。好在我基本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智和行为,而且我隐藏的比较好,家人一直没发现我的异常。

升至初中,我的成绩依然不错,但时隐时现的阴郁想法让我鼓起勇气偷偷去找了心理老师,经过一系列测试,诊断我有比较严重的抑郁倾向,差点接受药物治疗。 其实我一直不太懂,自己的童年很幸福,怎么会因为新闻里的画面就产生一系列诡异想法,甚至一直影响我到初中毕业。

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有找到答案。

#4.电视上的诡异笑声为何如此循环不断

编故事对我来说太浪费时间了、我是个大忙人、要不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文章上呢。

那是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在筠连小城内学擦皮鞋、因为夏天一般没什么生意、我就决定帮人、经人介绍、我去服侍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初中老师、之前服侍她的老妈听医生说她只有四天生命了、她怕死人就赶紧走人了、正愁找不到人服侍呢、恰好遇上我这个没有身份证、不好找活干的人、人家说给我一百五十元一个月、我价钱都不讲、慌忙就答应了、生怕滑脱了这份来之不易的活路似的。

在医院里服侍了四天的病人。送走病人后、应病人生前的要求、病人的家属、丈夫和女儿都要求我到他们家里去继续帮他们做家务事、直到做满一个月、、我正迫不急待也。

但是、后来、问题出来了、进到他们家后、安排我晚上睡死人生前的卧室、连睡了三晚上都没大问题、我以为万事大吉了。哪知道、第四天上午、死者家属上的上班、读的读书、死者丈夫和他姐姐两个也一起进医院看病去了、第一次留我一个人在家、好生寂寞、冷清清的、感觉几间三屋阴森森的、心里隐隐有点害怕、好像会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似的、、唉、管它的呢、反正都是心理作用、其实应该没什么的、我在自己安慰自己、把电视打开就不害怕了、放点好看的吧。

结果、哪知死者家属可能是害怕我整天开著电视会太秏电了吧、所以把遥控板藏起来了、由于心理有些慌乱、无心细细找寻、。电视打开、只有一个台、管它的呢、也行。结果、你猜怎么着、电视一打开就遇上放鬼片、那鬼的笑声阴深恐怖、笑吧、我不怕、镜头跳开就不会笑了、结果呢、跳了好几个给鬼没有直接关系的镜头、那鬼的笑声一直都没断过、。糟了、这下我算是真的遇上鬼了、三十六计、我选择了第一计。逃。

#5.葬礼上的身影

惊闻姑父发生惨烈车祸去世的消息,悲痛的我连忙驱车二百多公里赶去参加葬礼。我赶到的时候,姑父面目全非的身体已经收拾好安放在棺材里。

痛哭过后平静下来的我决定给姑父念佛,希望他有个好去处。我跪坐在棺木前开始虔心念佛,念着念着突然看到姑父的身影,有点模糊,但看得很清楚,一件灰色短T,一条灰色裤子,当时没害怕,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姑父出车祸也是这身衣服吗?再看姑父又是藏蓝色的短袖上衣和裤子。前后一共也就十几秒钟的时间。

怀着诧异的心情问我姑姑,姑父是不是有件灰色带横条纹的上衣及灰色西裤。姑姑说有的,他常穿这一身。我又问起车祸时是不是穿的一身蓝衣,我姑说你怎么知道?是啊,我大概有五六年没见姑姑姑父了,我怎么会知道他有什么衣服,难道我真的看到他了?!出殡那天,我陪在姑姑身边,快要下葬时,姑姑怔了怔,说刚才感觉姑父好像握了下她的手,好像在跟她道别。姑姑悲痛的就泣不成声了。

回家后我和家人都陷在深深地恐惧中,本以为过几天会好,却越来越害怕,尤其是晚上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托人帮我看了看,她说看到有个浑身缠了纱布的东西在跟着我,我便跟她说了姑父的事,她说你姑父很聪明,知道你念佛,跟着你能讨到好处,赶快给他做做佛事吧。我去佛堂做了佛事,主持佛事的居士在回向的时候念到我姑父的名字的时候,我浑身有种触电的感觉,从佛堂出来,感觉浑身轻松,那种怕怕的感觉也不再有了。

春节的时候再见到姑姑,她居然也开始念佛了,她说姑父走后不久她梦到姑父一身金色,着一身僧服坐在莲花上,飞到天上去了。

#6.保安遇鬼

我有一个小兄弟,高中毕业后就参军报国。当时在舟山的海军服役,后来复员回家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是闲着在家也不是个事,父母亲也经常唠叨,他就索性先找了个物业保安的工作做着。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事情就是他告诉我的,下文我们称他为小L。

由于小L的参军履历,他很快就被厦门某物业公司录取,成为了一名保安。工作的大楼在厦门也是有点名气的地方。小L对于这份工作暂时还是满意的,所以也很想做好分内的事。

上班头一天,保安队长分配给小L的工作是夜班巡视地下两层停车场,还有大楼院内的巡逻。估计新人都是干这些比较边角和辛苦的地方,小L也欣然接受。不过奇怪的是,保安队长在安排完工作后,特地嘱咐了一句:晚班巡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不要走楼梯下去,要坐电梯,但不要坐货梯。小L答应后,觉得有些奇怪。保安的工作不就应该是走楼道一层一层的巡么?坐电梯的话,不就漏了楼梯间的巡视吗?而且,就算坐电梯,为什么不能坐货梯?一般物业保安的要求正好是相反的吧?

但奇怪归奇怪,既然领导要求了就遵守吧。于是小L很听话的照足规矩做。干了一个多月,相安无事,也很受领导赞赏。

有一天晚上两点的夜班,小L照例去巡视。因为之前有些事情耽误,小L有些错过规定的巡视时间,由于当兵守时的铁律影响,他有些着急。小L走到电梯间,发现两部客梯都在比较高的楼层,要下来需要些时间。但货梯就在旁边,小L想,这段时间货梯很多人坐,为什么不能坐货梯下去呢?加上着急,他就坐了货梯下楼。

小L上了货梯后,就按下了负2层。电梯开始运转,过了一会,小L感觉有些不对,因为电梯走的时间有些过长了。他左右环顾四周,没有什么怪事,心想可能货梯就是比较慢吧。于是他就继续等。可是越等越久,似乎已经有1分钟了,区区两层距离,走楼梯都到了,这绝不正常。于是小L开始有些着急,而这时,他惊奇的发现,电梯楼层显示屏上显示的是负8层!这楼哪来的负8层?

小L正感到无比奇怪的时候,电梯停下,门开了。

虽然电梯门打开,但是小L完全不敢走出电梯。因为电梯门外是一片完完全全的黑暗,什么都没有。按照道理说,就算一点光线都没有,但电梯里是有灯的,当电梯门打开,电梯里的灯光会投射出去,至少灯光所及是看得到东西的。可是现在就是什么都看不见,连地面也看不见,灯光到门外,能看到一点点空气中的灰尘,但是马上就被浓重的黑暗吞噬了光线。这种情况让小L彻底不知道怎么办,而且想起队长的叮咛,他开始有些害怕。在此之前,小L是从不理会任何怪力乱神之说,但眼前的情形让他实在是发毛。

于是小L开始按回1楼,电梯门关了一半又自己打开,感觉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又开了回去,接连几次都是这样。这下让小L更加害怕,只能拼命按着关门键。而在疯狂按了一阵后,电梯门终于彻底关上,并开始运转了起来。小L在到了1楼后,才放下了悬着的心,但他由于非常害怕,已经不敢再去巡逻,小L打算先回保安室问问同事怎么回事再说。

保安室就在这栋大楼一楼大堂,有一扇很大的窗户。小L到大堂后,发现保安室的灯是黑的,他走到保安室门口后,发现果然保安室灯是灭的,也没有一个同事在,只有那排监控的屏幕是亮的。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要求是保安室内必须有人在,至少要有人顾着监控。小L见状就拿起步话机询问同事的去向,可问了很久都没有人回应。

小L试了几下电灯,确实打不开,可能是灯泡坏了。于是他就坐在监控前想看看同事们都在哪里,可看了几个监控都没有发现他的同事,这可真是怪事。这期间还有个事情,当他坐下来不久,就听到了大堂里传来的拖鞋走路声,所以小L是心里有点准备会从窗户看到人走过大堂的,可过了很久,还是能听得到拖鞋声,可就是没有见到什么人经过保安室。

小L没去多在意,还是在监控上寻找着。大堂那个拖鞋声则是越来越接近保安室,就在声音感觉就到保安室门口附近时,忽然停止了。这下引起了小L的注意,他转头看了看门口和窗口的视线范围,都没有看到人。他索性走出了保安室,也没有看到人。当小L坐回黑乎乎的座位上时,回想起货梯里的怪事,又开始发毛,加上这个无来由的拖鞋声,更加强了小L心里的恐惧。

就在小L再次看监控的时候,小L清晰的听到了一个短暂的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非常清晰,因为声音的来源就在保安室内!就来自小L背后的黑暗里!这下小L彻底吓到了,他完全不敢乱动,保持着看监控的姿势,似乎害怕让什么东西感觉到,他已经发现什么了。接下来的事情让小L更害怕,因为他脑后的头发似乎接触到了什么,有些微微的触动。

这种情况如果呆在原地不动会疯掉的,于是小L僵硬的站了起来,保持目视前方的姿势走出了保安室,然后逃命似的飞奔了出去。跑到快出大楼,小L回头看了看……他发现保安室的灯已经亮了,似乎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保安室窗户的下方,似乎有个半圆的黑乎乎的东西,像极了一个人蹲在保安室,至露出个头顶。

小L跑出大楼后,碰到了几个不知在干什么刚回来的同事,他惊恐的告诉了他们刚才的事情,可是几个同事听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慰着小L说他想多了,并给他饮料和烟,说着没事没事。

小L由于这次的惊吓,又干了几天后,就辞职了。

后来,我和他聊起这次的事情,他告诉我,之后他通过很多途径了解到,这栋大楼在建成之前,接连发生两起工人落下电梯井致死的事件,而房地产公司和承建方都拒绝对此负责,自此,这栋大楼经常有怪事,常住的人也都各种不顺和被吓。而这些事情,那个保安队长肯定是知道的。

#7.女生宿舍--校服事件

这件事是发生在我高三的时候亲身经历的,那年我们被要求搬到六楼的宿舍,我们宿舍恰好是在只有单面宿舍的那一边,很多女生都想住那边,因为前后都可以通风,夏天特别凉快,我们宿舍的都觉得还蛮幸运的,直到那天晚上发生了那件事,还记得是在夏天,天气热得人受不了,晚上下自习后,我提前回到宿舍洗衣服,因为第二天是升旗仪式,必须穿校服,所以我就把校服洗了,宿舍的晾衣杆已经晾满了舍友的衣服,我只好拿到另外一边的楼梯间去晾。

特别说一下,这个楼梯间平时都没有人走的,顶多就是我们住六楼的拿衣服去那儿晾,因为那儿空气流通,衣服干得快,我们对那个楼道其实也是有着莫名的凉意,几乎都没有走过那边的楼梯。言归正传,我晒完衣服后就回到宿舍,这时舍友都回来了,大家抓紧时间洗漱,躺在床上摆了一会儿龙门阵,也就相继入眠了,怪事也就在我们入睡之后。

我至今为止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晚太过挂念校服的原因导致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这件事是真实发生的,舍友都睡着后我又默默的拿手机在看小说,后面困意上头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仿佛灵魂出窍一般,竟然看到了我晾在楼梯间的校服,周围都是白茫茫的雾气,除了校服我其他的东西都看不见,接着校服慢慢的飘了起来,我追了上去,但不知为何校服跟我之间永远都隔着一小段距离,我发现校服飘去的方向竟然是我们宿舍门口,它就停在楼道的围栏外面,相当于腾空,下面没有任何平台可以接住,掉下去的话就是一楼医务室前面的空地。

因为夏天热,我们睡觉并没有把门关上,前后的门都开着,接着我觉得自己似乎又躺回了床上,但整个人都动不了,只能斜着眼睛去看宿舍外的校服,就在这时我发现校服渐渐的鼓起来,像被人穿在身上一样,其实到这儿的时候我自己是开始有些害怕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抖动,也能感觉到背脊冒出的凉气,可同时我有些疑虑,就在我思考的一瞬间,发现校服飘到了我们宿舍门外,再一眨眼,我就看到我的床头站着一个人,一身白,黑发垂在眼前,始终都看不清脸,可是我睡在上铺啊,离地至少有一米7,而我们宿舍没有一个人可以站在地上然后上半身与我的床平齐,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看清她的穿着和整个头部,到这儿我就知道可能自己见到了平常大家说的阿飘了,我吓得一动不动,眼睛都不敢闭了。

虽然那会儿我能动了,因为我觉得可能她是试探,如果我真的动了,那才是真的遇见鬼了,我和她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后面我撑不住睡过去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睡得,第二天我是被下铺老二拍醒的,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楼梯间去看我的校服,发现校服还是挂在我昨晚挂的地方,偶尔有风,把它吹的歪歪斜斜的,不自觉地松了口气,我上前摸了摸,发现衣服干了,就准备收了,我拿下来的时候就出现了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我校服的内袖上有一块儿地方都是灰尘,首先排除掉下来的可能,因为掉到地上的话,不可能只脏内袖,应该外面都是脏的,也排除我没有洗干净的可能,因为我的校服本来就不脏,只是当天我运动了有汗味,我拿着校服不知道是该扔了还是留着,反正那天我没有穿,升旗仪式也跟班主任请假混过去了,一个人害怕了一天。

到了晚上回宿舍我实在忍不住了,倒豆子一样跟我们宿舍的讲,他们都觉得可能是我自己梦魇了,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个情况,但是为了不让我害怕,他们那之后都是关着门睡觉的。经过舍友的分析,我更分不清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说是真实的,那为什么我后面会直接睡过去呢?说是梦境的话,那校服的事儿又怎么解释?

这件事儿直到现在我想起来都还是会后背发凉,我在码字回忆这件事时,心脏像是被人抓在手里紧紧捏着一样,是真的害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0-16 08:34 , Processed in 0.06819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